文章

Bebe(來自Bebe’s Wish)訪問

你的音樂路是甚麼時候開始的? 我的家人在我小時候常常帶我參加很多家庭聚會。 我的父親是位音樂人,所以在聚會中充滿 了很多音樂元素,他們會一起唱歌和合奏。 另外,較年長的人負責彈奏鋼琴, 這讓我感到驚嘆和羨慕,更令我也想學鋼琴! 當我的家人知道我想學鋼琴後,他們很快就買了一部舊版的Casio電子琴給我,讓我可以在家彈奏。 果然!我立即探索這部鋼琴。我的母親更回憶起我在3歲時的一個晚上, 當時我興奮地跑到廚房告訴她我可以演奏Madonna的一首歌, 之後她跟隨我進入房間並開始彈奏“Material Girl”的低音前奏部分。 你們樂隊是如何成立? 在2018年,我的兒時玩伴Ferdie(鼓手)、Charles(貝斯手)和我偶然舉行了一場演出。 雖然我們彼此認識了一段時間,但是這是我們第一次同台演出。我們也產生了驚人的化學作用,真是一大驚喜!!這令我們在演出後還繼續討論音樂。 Charles了解完我的原創音樂後,他堅持要我們嘗試讓這些音樂復活,這正 正是我一直想要實現的願望,因此他也決定把樂隊名稱改為“Bebe’s Wish”。 誰負責設計樂隊的標誌? 嗯!它並不是一個標誌, 這是一種由Vernon Adams 創建的免費字體並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 而我也漸漸喜歡這字體,所以我決定在我們不同的媒體平台用這個標誌,從而形成統一。其實我們還沒有一個合適的標誌,而標誌設計對我們來說是一個相當大的挑戰! 我們真的應該找其他人幫我們解決這個問題! 有人能幫助我們嗎? 請給我一個電話!!! 如果 Bebe's Wish 可以為世上任何藝人/音樂人/樂隊作開場,你會選擇誰? 絕對是Metallicaaaaa!!! 你如何看待你未來五年的發展? 當然是與我的隊友(除了我的家人)繼續在香港一起做出讓我們震驚的事。 另外,與不同的本地音樂朋友合作並創作更多 音樂是我音樂路上的最終目標。 能夠讓我們的音樂朋友參與其中,並透過我的音樂展示出他們的才華就是我的願望。

Read more...

Sam (來自 Peel Fresco Music Lounge) 訪問

我看到 Peel Fresco Music Lounge 是在 2007 年開業的, 創辦人是誰?當中有沒有一些推動創辦的特別原因? 他們仍參與其中? Joyce Peng 是創辦人,因為她熱愛爵士樂。 我在 2012 年接手 (Sam Weil) ,然後兩年前 David Gardon 亦加入了。 你能否告訴我們一些有關在 Peel Fresco 表演現場音樂時所發生的難忘時刻? 我們過往有不同的本地藝人共冶一爐,音樂人以及業餘(音樂人)的到訪,在同一星期內表演,擁有住同樣暖入人心的氣氛。 最美妙的時光就是我們的地方能招待五湖四海,各有特色的表演者,以及當他們將自身的熱情傳遞予觀眾之時。 其實場地空間相對而言較小,所以(當然在新冠病毒爆發前)每晚都有很好的氛圍。 你的琴撥標誌真的很迷人,你是如何獲得這概念靈感以及顏色上的調配? 謝謝! 多虧了我的前女朋友 Delphine,她是一個才華洋溢的平面設計師。 我們真的非常驚嘆你們為保持場地開放而作出的革新行動。 你能否再透露更多有關你們最近開展的Peel Fresco ‘’現場音樂’’ 計畫? 我們真的非常希望能在這艱難時期去聚集音樂人,給予支持,讓他們能加入我們的群體去協助他們宣傳自己的音樂(透過社交網絡,網頁⋯⋯),參與訪問,為他們搜羅表演場地作演出(若未來仍有機會)⋯⋯ 最後想問你們為了重新開業,有甚麼首要的準備工作? 節目表演上會有何不同? 暫時我也不知道啊 Chris。 很多事情仍是未知之數⋯⋯ 明顯地我們的工作人員需要通過檢疫測試及衛生程序,我們亦需要更大的空間去進行(或更少的客人在場內),以及台上的人數亦要減少⋯⋯ 解決方法可能是透過錄製表演的形式或籌劃一些線上直播。 可在此查看 Peel Fresco的商店 或他們的 Facebook專頁。

Read more...

Iris & The Rubicube 訪問

你的音樂路是甚麼時候開始的? 我15歲時參加一個高中樂隊而開始。參加了 Battle of the Bands 的比賽,亦代表過學校;得到了學費上的優惠,哈哈哈 當然也因為在學校裏變得更有名氣⋯⋯ 你甚麼時候移居至香港? 當中有沒有特別的原因? 我是在2000年來港的。以為世界末日了,豈不知原來是個騙局。 哈哈哈我的家人都扎根於此,同樣是音樂人,所以加入他們是一個不錯的想法⋯⋯ 你的標誌真是非常可愛有趣,背後有甚麼意味? 只是一個隨心的想法,根據 Google 所指,”Iris”是眼睛裏一個環狀的結構,哈哈,所以我就得到這個設計靈感。不過因為我不擅長畫畫,所以找了 “what they do” 的樂隊朋友Nicola Shannon小姐(感謝!)幫忙,我欠她一杯啤酒,哈哈 如果 Iris & the Rubicube 可以為世上任何藝人/音樂人/樂隊作開場,你會選擇誰? 絕對是 Led Zeppelin 你如何看待你未來五年的發展? 嗯⋯⋯ 因為疫情限制仍留在家中?哈哈,我繼續會是一個音樂人,這個行業並沒有退休的說法。五年時間裏你應該能在 Spotify 上聽到更多我的專輯⋯⋯而我的酒量亦可能不大如前了。 瀏覽 Iris and the Rubicube 的商店

Read more...

Heidi Li 訪問

Heidi,你的人生歷練真令人讚嘆。在你的音樂路上,你已經達成了不少成就, 可否告訴我們一個你未來想實現的音樂夢? 在海外度過了十六年的時間,我終於回到我的家-香港。 我仍處於四處探索香港音樂的階段,嘗試去了解本地的音樂家。 最近這幾個月我都在進行兩個大企劃, 第一個是關於爵士樂教育。 自九月份起,我開展了一個線上直播互動課程名為「Step by Step Jazz Singing」, 大家每個月都能從中學習新的爵士樂標準歌曲和即興的擬聲吟唱技巧。 現時我已準備好再向前邁進一步,就是設計一個更正式的爵士樂歌唱課程來給予那些有志於學習人聲爵士樂的人, 大概於來年的一月或二月就準備就緒。 第二個企劃是關於作曲及現場表演。 雖然現時我是一個爵士歌手,但其實我成長於出演粵劇的環境。 所以能將這兩個音樂文化共冶一爐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事。 當我在意大利攻讀人聲爵士樂學位時,我以「當戲曲遇上爵士樂:將粵劇中的音樂結構和表現力混合於爵士樂中的可能性」作為我的畢業論文。 所以我正在計劃一個演出,當中包含以這想法而成的樂曲! 誰負責設計你的「Third Culture Kid」(同時是你的專輯名稱)? 我本人負責所有藝術設計,由專輯封面到小冊子和T恤!「Third Culture Kid」是我的出道專輯,而它對我而言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因為我差不多包辦全部事項:作曲、編曲、作詞、藝術設計,甚至眾籌! 由你選擇世上任何一個歌手,你想與誰一起合唱? 為什麼? 紐西蘭籍澳洲歌手Jordan Rakei! 我喜歡他的騷靈風格和如絲一般的聲線! 他過往曾到訪香港作表演,而且他也是一個很謙虛和友善的人! 不得不問,你認為哪個地方擁有最好吃的食物? 香港還是意大利? :) 喔!這是一個難答的問題!!我無法作比較!!在意大利南部的食物的確非常令人難忘! 但香港的食物亦是相當不錯!! Photo credit: Samantha Lees Heidi Li 網頁

Read more...

What They Do 訪問

你們樂隊是如何成立? 在2018年的秋天,Bay看到Josephine在the Wanch的表演後就叫她唱了兩首原創歌曲 “Nothing’s gonna go my way”和 “Buttdial is not a booty call”,順理成章地參加了the Vans的音樂比賽。 Bay的趣怪雙胞胎Nikky是一個不可取替的貝斯手,而經過一輪鼓手的更換後,最後Adrian才於2020加入。 你們樂隊最大的夢想是甚麼? 我們樂隊最大的夢想是能匯聚所有熱愛重金屬音樂的人,並透過融合同志國歌和重金屬的表演來聯繫所有來自不同背景的朋友。我們希望能成為下一個Maiden或Metallica,帶起下一代重金屬音樂的熱潮,從中宣揚個人主義和言論自由。 誰負責設計樂隊的標誌? Bay Leung,又名Mastabay 你認為這標誌對你們樂隊有甚麼代表意義? 這標誌代表着What They Do做甚麼都是大膽的,真摯而沒任何修飾,一隊沒有規限的原始樂隊。 如果What They Do能為世上任何一位藝人/音樂家/樂隊作暖場,會是誰呢? Nikky: Metallica Bay: Jinjer JP: AnthraxAdrien: Mus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