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hey Do 訪問

What They Do 訪問

你們樂隊是如何成立?

在2018年的秋天,Bay看到Josephine在the Wanch的表演後就叫她唱了兩首原創歌曲 “Nothing’s gonna go my way”和 “Buttdial is not a booty call”,順理成章地參加了the Vans的音樂比賽。 Bay的趣怪雙胞胎Nikky是一個不可取替的貝斯手,而經過一輪鼓手的更換後,最後Adrian才於2020加入。

你們樂隊最大的夢想是甚麼?

我們樂隊最大的夢想是能匯聚所有熱愛重金屬音樂的人,並透過融合同志國歌和重金屬的表演來聯繫所有來自不同背景的朋友。
我們希望能成為下一個Maiden或Metallica,帶起下一代重金屬音樂的熱潮,從中宣揚個人主義和言論自由。

誰負責設計樂隊的標誌

Bay Leung,又名Mastabay

你認為這標誌對你們樂隊有甚麼代表意義?

這標誌代表着What They Do做甚麼都是大膽的,真摯而沒任何修飾,一隊沒有規限的原始樂隊。

如果What They Do能為世上任何一位藝人/音樂家/樂隊作暖場,會是誰呢?

Nikky: Metallica
Bay: Jinjer
JP: Anthrax
Adrien: Muse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